当前位置:首页 > 邪教面面观 邪教面面观

儒道佛崇善 法轮功尚恶

 

儒教主旨仁义,讲的是入世;道教主旨自然,讲的是出世;佛教主旨因果,讲的是超世。在养生修为方面,儒教讲敬,道教讲静,佛教讲净。尽管三教教旨有别,但都具有崇善之本质,儒教有言“人之初,性本善”,道教亦言“居善地,心善渊,予善天,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佛教更是“善哉善哉,善男子善女人”常挂嘴边与心头。而法轮功主旨邪恶,讲的是欺世,从它诞生之日起,每一天都在宣扬“尚恶”的本质。法轮功与负载着中华文化数千载的儒道佛三教是格格不入、背道而驰的。 
    儒教始祖孔丘一生学而不厌,诲人不倦,安贫乐道,直道而行。他一生培育了数千人才,为中华民族创立了儒家经典,我们今天讲“和谐社会”、“以德治国”、“韬光养晦”都是对儒家思想的继承和发扬。不仅中国,世界各国受儒教深刻影响者甚多,甚至有国居然与我争夺儒教的创始权,虽为笑话,但不也反映了中华儒家文化的深刻魅力么? 
    道教崇尚自然,强调无为而治。道教似乎不太关心政治,对“小国寡民”的社会交往模式很是向往。这种淡然隐身的出世态度,主要是基于个人修身养性的考量,它并不影响别人的生存质量,而且这种对于个人内在宇宙的关照,促进了易学、中医等文化的发展,为中华文化的丰富、发展、壮大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佛教宣扬因果,教人向善。唯物史观否认世间轮回,但是佛家教人向善的劝喻,对于抚慰苍生的心灵,促进社会的和谐,还是起着很大的积极作用。所以两千多年以来,佛教才能够长盛不衰。佛教由古印度传入中国,并没有引起水土不服飞毛病,相反,确因其与中国本土的儒教、道教具有共同的崇善本质,所以不但没有发生像外国宗教纷争的状况,反而相互促进、相互融合,共同成为了中华文化的血脉之源,普通百姓心灵的皈依之所。 
    反观法轮功,从它诞生之日起,无一刻不在重演着欺世盗名、祸乱苍生的罪恶勾当。李洪志先是挂着气功培训的招牌,大敛钱财,但李先生的目标并不简单,并不止于钱财,而是充当了国际反华势力的走狗,打起了政治牌。他找来一批文痞为自己树碑立传,杜撰歪理邪说,宣扬极度的个人崇拜,把自己由什么都不是,包装成什么都是,俨然成了一个能够喝令万物、控制规律的至高无上的佛。一些愚昧无知、懦弱可怜的教徒信众变成了他为祸人间的工具与炮灰。他们为此出卖了灵魂、出卖了肉身、出卖了家庭、出卖了国家与民族利益,成为社会进步的绊脚石和垃圾。有些人执迷不悟、死不悔改,因为他们对教主还抱有痴心妄想;有些人深受其害、心怀恨之,因为他们对教主断了痴心、绝了妄想;有些人还在左摇右摆、举棋不定,因为他们还未看穿法轮功的吃人本质。 
    既然法轮功已经并且依然在为祸人间,我们就应当毅然决然地揭穿其丑恶本质,非到它一命呜呼不可。同时我们要用健康高尚的文化熏陶百姓,对于觉悟较高的民众,要宣传武装辩证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对于一般民众,信仰宗教的要加以引导,充分尊重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我们之所以这样做,不是因为惧怕个别外国政府的指指点点,而是因为我们的国体、政体、宪法就一直如此地保护着各个层面的国民,但是我们绝不会允许有人打着宗教信仰的旗帜,干着违法乱纪的行为。至于儒教思想文化由于其入世的视角,使其从诞生之初便把目光瞄向芸芸众生,成了人们处理人际社会关系的基本选择,已经是一种经过数千年沉淀的民族基因,她的影响不仅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不仅是古代的,也是现在的,还是未来的,只要和平依然是人类共同的追求,她就具有存在的价值和必要。 
人类的发展历史表明,一切崇善的文化譬如儒道佛都会受到尊重与保护,一切尚恶的邪教譬如法轮功都会受到抨击和摧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