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警示教育 警示教育

法轮功与热比娅的狼狈为奸

法轮功有一个地球人都知道的行事逻辑:凡是与中国政府、中国人民为敌的人和势力,都是其朋友或盟友,而不论这些人本质如何。

  正如与“藏独”势力、民运分子和其他异见分子一样,法轮功与“疆独”领袖热比娅也是狼狈为奸的。

  7月5日,新疆乌鲁木齐发生了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造成1700多人受伤、197人死亡。其中,无辜死亡的156人(汉族134人、回族11人、维吾尔族10人、满族1人)。事实非常清楚:“七五”事件,是由境内外民族分裂势力相互勾结,境外策划煽动,境内组织实施,有预谋、有组织的暴力犯罪事件。其最终目的就是把新疆从中国分裂出去。

  凡是有爱国心、有良知的中国人,在这场事关民族分裂的大是大非面前,都应该有自己坚定的立场。事实上,绝大多数中国人,包括普通海外华人,台湾和港澳同胞都表达了维护民族团结、领土完整的心声。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法轮功组织却利用这一事件大做文章,他们一方面颠倒黑白,恶毒攻击中国政府;另一方面,大肆宣扬热比娅的分裂行径。而热比娅也“热情回应”,为法轮功高唱赞歌。双方演出了一场极为恶心的“双簧”戏。以下笔者简要陈述。

  法轮功——不惜出卖民族分裂的做人底线,全面支持热比娅。

  只要是中国人,维护民族团结、反对分裂祖国是其底线,无论身处何地都应该坚守这一底线。而为了一已私利,在新疆事件发生后,法轮功分子却将维护祖国统一的底线抛到九霄云外。进行了一系列跳梁小丑般的表演。

  其一,甘心充当热比娅的宣传喉舌和传声筒

  全面开花,一面之词。7月5日,新疆事件发生,7月6日,法轮功旗下大纪元网站迅速设置“中共镇压新疆民众”专栏,从7月6日发表《维吾尔万人抗议韶关事件中共开枪镇压》一文开始,至9月7日,共连篇累牍发“新疆事件”报道文章255篇,其中仅7月份就发229篇。此外,至9月7日,笔者在大纪元网搜索“热比娅”,共搜到441篇文章。

  在大纪元、人民报、新唐人所发报道中,除了全面解析“新疆事件”、大法御用写手的“评论”外,其余全部转载自由亚洲电台、美国之音、台湾中央社等传统的反华媒体,“声音”是一面倒,就是将责任一鼓脑地推向中国政府,将热比娅之流的分裂势力、境内实施暴力的暴徒都描写为“受害者”和“抗暴英雄”。而对于国际社会比较公正的“报道”内容,则进行过滤,不进行转载;至于大陆媒体的报道,不仅不刊登,还进行所谓的批驳。

  “专访”报道,放大“声音”。“七五”事件发生后,国际上主流媒体似乎对“热比娅”声音视而不见,大法媒体非常“不满”,进而,大纪元适时担当起了热比娅传声筒的作用。法轮功媒体记者先后两次对热比娅“专访”,借热比娅之口对“七五”事件进行本末倒置、信口雌黄的报道,语不惊人誓不休。其虚假性、荒唐性随处可见。

  7月23日,大纪元发表记者Florian Godovits专访文章《专访热比亚:汉人也是中共暴政的受害者》(附注1),文章充斥着热比娅的臆想、无中生有、挑拨离间等。她讲,“乌鲁木齐像集中营,人们生活在极度的恐惧中……”

  她又称,“根据消息来源,7月5日当天,维族的死亡人数超过400名。在7月6日暴徒占据街道,对维族发动报复,杀害、打伤他们后,数字一定大大地升高。据一些未确认的报告指出,实际数字接近1000。”

  她讲,“很糟糕。大多数的维吾尔人生活贫困,大都没有工作。……数十年来的所有高压政策,等同于文化的集体灭绝。”以上这些极尽恐怖、危言耸听的话,也只有热比娅讲得出,也只有法轮功的媒体才可能登出。

  8月8日,大纪元记者张茹、费珊珊在澳洲墨尔本再次专访热比娅,并发表《解析新疆事件真相》(附注2)。其中,热比娅为电话录音事件进行辩解,“7月3日晚上,整个网站上通知了7月5日5点半钟有一个游行,然后4日我就打电话给我的弟弟……我说,要有一个大事情,我的娃娃们情况怎么样?我打电话时是这么说的。……其实我什么也没有安排过。”这是非常荒谬的:“大事情”要发生,热比娅居然是在网上知道的消息,估计除了热比娅本人,没有其他人会相信她的鬼话。

  她还信口开河,“死亡的人数,汉族人也不止140个人,维族人也不止是197个人,可能几千个几万个。整个晚上灯关掉了,黑漆漆的一片,开始开枪,现场汉族人也有,维族人也有。他们能杀的都杀完了。”既然她对国内的事情一无所知,不知道她是如何知道,“能杀的都杀完了”的?

  热比娅还强调,“新疆的流血冲突就是中共政府的政策造成的,是经济、文化、道德各个层面矛盾的爆发。引人注意的是,她称新疆为“东突厥斯坦”。“原来这里叫突厥斯坦,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坦和鞑靼斯坦(塔塔尔族)是一个国家。苏联当时侵占了西突厥斯坦和其它三个地方,中国占了东突厥斯坦,将它改名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请注意:这是典型的历史虚无主义和民族分裂的言行,世界上主流媒体没有一个会相信,会公开登出。而大纪元居然照登。

  热点互动,胡说八道。7月31日,新唐人电视台炮制了一期《热点互动》节目,《新疆流血事件抽丝剥茧》,请来两个老牌的法轮功人员、资深评论员杰森“博士”和横河,这帮人居然对明摆着的事实视而不见,却将事件的原因归结为“中共内部的派系斗争”、“中共故意策划的”。

  毫无根据,胡乱评论。新疆事件发生后,蜗居海外的法轮功人员纷纷站出来,指点江山,进行剖析评论。据笔者掌握的材料,这类的“特约评论”超过20篇。不过,因为这些人长期生活在海外,对中国的经济发展,特别是中西部民族地区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一无所知,其评论没有任何根据,很多还犯了令人笑掉大牙的常识性错误。举个例子,资深法轮功人员李天笑在《中共为何挑起大规模维汉冲突?》(附注3)一文中,除了极力渲染维汉之间的民族矛盾、煸动仇恨外,居然无知地将新疆事件鼓吹为中国政府故意制造的。而这闻所未闻的观点,不仅西方媒体未曾有,热比娅本人也没有此等谬论。

  其二,集会示威,为热比娅张目

  新疆事件发生后,法轮功一直策划集会支持热比娅。7月16日,法轮功学员和各界支持者、社会人士在美国首都华盛顿DC国会山前举行“解体中共、结束迫害”的集会。会上,法轮功人员Weston士在发言中高调声援:“中国的共产政权仍继续地对法轮功学员、维吾尔族、藏族、还有基督徒施加严重的迫害……”“她还谴责中共当局在最近的新疆事件中开枪镇压,中共不但没有采取适当的措施缓和种族冲突,反而嫁祸于一向呼吁和平、追求自由的人权人士热比娅·卡德尔。她呼吁还给维族人自由。”(附注4)

  热比娅——频频参加法轮功组织的活动。

  参加抗议活动。早在2006年12月,热比娅就应邀参加“多伦多法轮功学员国际人权日和平抗议活动”,“以维吾尔人权领袖”出现的热比娅·卡德尔在演讲中言不由衷,讲到“她曾任中共政协委员,在新疆积极宣传中共的新疆政策。最后发现自己成了一个大骗子。中共对新疆的承诺都是骗人的。”(附注5)

  观看神韵演出。8月28日,热比娅观看了神韵纽约艺术团晚在华盛顿肯尼迪艺术中心的演出,并高调接受法轮功媒体大纪元、明慧网的采访。尽管没有任何实质内容,但热比娅的吹捧还是让人见证了其华而不实的风采,她一连用了11个“特别”,2个“非常”,列举如下,“今天演得特别好,有些形容的话我找不到了。非常高的水平,非常好,古代、现代、人权,都包括进去了。特别是第三个舞蹈,穿着白色裙子(《婆罗花开》),演得特别好。演蒙古族的《筷子舞》也很喜欢,最后的节目《了解真相是得救的希望》,我最喜欢了。”“总之没有不喜欢的地方,都特别好,唱歌也特别好。唱歌的男高音歌唱家和女高音歌唱家,唱得特别好。舞蹈演员人人都很漂亮,身材特别好,风度也特别好,而且所有节目安排得特别紧凑、精确。”热比娅女士还谈到了对两个表现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舞蹈──《迫害中我们屹然走在神的路上》和《威严与慈悲》,她说:“法轮功受迫害的情况,演得特别好,而且演得很美,很平和。”(附注6)

  估计这样的评价,这样肉麻的溢美之词恐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所谓“投之以桃,报之以李”,热比娅违心、不怕掉价地吹捧“神韵”,目的只有一个,报答法轮功在“道义”上和新闻传播上的强力支持,为法轮功日渐势微的神韵演出摇旗呐喊。

  法轮功和热比娅的狼狈为奸,除了反对中国政府、反对中国人民的共同目的外,本质上不过是互相利用,各取所需,争取更大的生存空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