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警示教育 警示教育

法轮功拿了谁的钱?

今年7月10日,“大纪元”刊登了一篇法轮功的“枪手”童文薰的文章《法轮功拿了谁的钱?》,反驳香港民运组织“民主中国(香港)促进会”召集人甄燊港在接受某周刊采访时的一番谈话,甄是这么说的:“过去八年来,陈水扁把大量金钱投入法轮功身上,原因很简单。法轮功的确能配合台湾当局台独的战略意图,一直在世界范围骚扰中共;法轮功号称有三十万人,民运份子有什么?法轮功能起到的作用,你能起到吗?”——对此,童文薰矢口否认,并举出当时已闹得沸沸扬扬的国务机要费案中倒是查出了海外民运拿过其中二十万美金的事,反咬了一口。

  其实,坊间一直流传前阿扁台独政府金援法轮功,虽然一直没有确切的数字和细节,但外界多认为这是事实,所以连童也不得不懊恼地说:“众口铄金,三人成虎,以己之心度人之腹是人类的通病。奈何”,但越是这么辩白,越显此地无银三百两,法轮功与前阿扁台独政府的互相支持和利用,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只要简单回顾公开的例证(包括法轮功媒体自己报道的),就不难回答“法轮功拿了谁的钱”这个问题了。

  阿扁政府公开扶持法轮功

  1995年法轮功传入台湾,该年4月27日台北阳明山成立了全台湾第一个练功点,但直到1999年法轮功被中国政府取缔之后、随着陈水扁的上台执政,法轮功在台湾的发展才算遇到了“大好机遇”。

  2000年7月,台湾驻美联络机构召集全美主要亲台社团的“侨领”开会,研究如何支持法轮功的活动,让法轮功组织壮大,并要求亲台社团全面配合法轮功的活动,“给予道义、场地、经费等方面的支持”。在岛内,台当局允许“法轮功”在台湾“合法”注册,还提供活动场地、活动经费予以扶持。

  2000年12月23日,阿扁当局允许上千名法轮功弟子在台北举行“法轮大法2000年亚太地区心得交流会”,然后还举行了示威游行和“烛光晚会”,台当局的“副总统”吕秀莲作为“特邀嘉宾”出席活动并发表讲话。

  2001年12月22日,阿扁当局又允许“法轮功”在台北“世贸国际会议中心”举办所谓“法轮大法台湾修炼心得交流会”,“总统”陈水扁、“副总统”吕秀莲、前“行政院长”张俊雄等人纷纷“致电祝贺”。 

  2002年7月20日,在台湾“法轮功”组织的“烛光纪念会”上,吕秀莲再度发表录像讲话,称“法轮功无罪、迫害人权的人才有罪”,为“法轮功”打气。

  2002年9月23日,台湾法轮功头目成为台“法务部长”陈定南座上客,陈定南公开表示要保护“法轮功”在台湾组织发展的“机密资料”。

  2002年12月29日,台湾法轮功召开“心得交流会”,内政部的许应深等人上台致词,表示支持,随后吕秀莲也发来贺电和问候。

  阿扁当局对法轮功诸如此类的公开支持还有许多,这些促使了法轮功在台湾迅速膨胀。

  法轮功与阿扁当局互相勾结的“标志”人物——张清溪

  张清溪的身份其实是法轮功与阿扁政府互相勾结的最好“象征”。此人毕业于台湾大学经济系,美国Ohio State University经济学博士,任台湾大学经济系教授,一直以经济学家的身份长期在台湾、美国各地刻意唱衰中国经济,为两岸经贸泼冷水,另一方面,张又曾是台湾民进党的智囊组织“澄社”的负责人和民进党的“中执委”,是一个顽固的台独分子,并与陈水扁私交密切,称兄道弟——这样一个带有明显的反共意识形态和台独分裂主张的人物,恰恰又是台湾法轮功的头目——台湾“法轮大法”研究会会长,这种身跨“政”“教”两界的奇怪身份,其实是法轮功投身政治的最好例证。

  2004年底,法轮功攻击中共的“九评”出笼,张清溪便马上将其亲呈陈水扁,扁看后特地回函大加赞赏,称赞“九评”“立论独具”,而当时正值中国大陆为打击台独,大力推进出台“反分裂国家法”之际,陈水扁对此在信中大骂中共“流氓”后,说“来函提陈反制举措,确是远瞩高瞻,至具参考价值。……今后至祈一本初衷,时惠教言,共为我国家之长远发展与福祉奋斗”——从中可见,身为法轮功头目的张清溪确是向陈水扁献策的政治“智囊”,“共为……而奋斗”则彻底交代了台湾法轮功与阿扁台独当局完全一致的反华分裂政治诉求。

  攻击卫星是阿扁当局支持法轮功的最大罪证

  阿扁当局支持法轮功对抗中共最猖狂的举动,就是暗中支持并帮助法轮功攻击干扰大陆广播电视的卫星传输。

  自2002年6月23日首次攻击“鑫诺卫星”后,法轮功一再使用台湾地区设置的发射装置,多次攻击卫星,造成中央电视台、中国教育电视台以及部分省级电视台的节目播出受到干扰,后经大陆有关部门工程技术专家采取科学严密的方式精确测定,非法电视信号源就是在台湾台北市地区。

  由于大陆技术部门针对干扰,通过大功率信号进行压制,使2003年后“法轮功”对鑫诺卫星的干扰愈发困难。但法轮功不甘心就此失败,转而利用国际民用通讯卫星频率、频道公开的特点,在2004年,针对亚洲3S卫星开展攻击,据2004年底大陆媒体披露,法轮功的卫星攻击行为得到了台当局直接的物质和技术的支持,不但使台湾“法轮功”组织掌握了一批机动大功率卫星信号发射器,不仅可以在台北地区进行信号干扰,在台湾台中等腹地山区也架设了发射台,而干扰信号发射源之一阳明山一带,正是台当局军情局电子监听站的所在。

  法轮功力挺民进党台独分裂势力

  阿扁当局对法轮功鼎力相助自然是要回报的,那就是换取法轮功对台独势力的支持。弟子是法轮功的最大资源,法轮功号称在台湾有弟子30万人,于是这些弟子的选票成了法轮功在阿扁那里换取支持的重要筹码。

  2004年5月3日,李洪志在《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中就说:“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应该记住,谁跟迫害我们的邪恶走得近我就不选他”,在讲法后的“问答部分”,有这样一段:“弟子问:台湾目前的政治形势是旧势力安排的,还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李洪志答:看来学员真的是对这件事很用心啊。大法弟子没有促成这个形势,哪与我们大法弟子没有关系,都是旧势力过去留下的因素造成的,但从现在的情况看,旧势力的残渣们也显得力不从心了”——虽然李洪志否认台湾“政治形势”与法轮功弟子有“关系”,但弟子的提问和李洪志对“旧势力”的贬斥,使我们从侧面听到了李洪志的弦外之音和大法弟子关注、参与台湾“政治形势”的事实。

  而事实上,2004年台湾“大选”期间,以张清溪为首的台湾“法轮功”头目公开号召台湾地区“法轮功”分子支持民进党当局,使法轮功成为民进党的铁票来源。

  2005年3月26日,在台独势力对抗中国“反分裂国家法”而举行的“3·26反‘反分裂法’”大游行中,“九评共产党”的横幅和标语在队伍中赫然在目,法轮功还在游行队伍路经的多个地点设摊发放“九评”,与台独势力狼狈为奸,共同造势;同日,在香港,香港“法轮功”组织也明目张胆地举行“3·26支持台湾民众反‘反分裂法’大游行”,公然与台湾的“大游行”遥相呼应。

  能够反映法轮功与阿扁台独当局互相勾结利用的例证还有很多。

  比如,阿扁台独政府以2008年奥运火炬传递线路“矮化”台湾为由拒绝奥运圣火入台,成为台湾体育界的一大憾事,而与之相对应的却是,台当局对法轮功一手操办的旨在抵制北京奥运的“人权圣火”支持有加,使“人权圣火”在台巡回长达半个月,途径7个乡镇市,多名“地方政要”出场声援,明眼人都能看出,这不会仅仅是一场“不谋而合”。

  在如此紧密合作之中,有没有资金的资助自然是不言而喻的事了。

  其实回过头来看,甄燊港所说的可谓是一针见血,法轮功之所以有本事让陈水扁八年来把大量金钱投给他们,让“同栏争食”的民运叫苦不迭,其实正是那两个原因:一是他们“能配合台湾当局台独的战略意图,一直在世界范围骚扰中共”,二是法轮功有人,“号称有三十万人”。——有反共反华搞民族分裂的政治目标,再加上妄称“弟子众多”,这便是李洪志法轮功卖身的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