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警示教育 警示教育

法轮功是反华舞台上的舆论打手

 新疆7月5日发生打砸抢烧暴力犯罪事件后,引起了媒体的关注,但有些境外媒体带着有色眼镜看中国,对事实视而不见,刊发了很多充满偏见的报道。与之相比,法轮功媒体大纪元、新唐人等对新疆“7.5”事件、以及此后对热比娅的报道就不仅仅是充满“偏见”了,它们表现出其对大陆群体性事件一贯的“嗜血的兴奋”,起劲地借机炒作,刻意地煽动仇恨。它们将民族分裂分子热比娅视作反华阵营中一颗耀眼的明星,引为同盟军,并甘当“疆独”的传声筒和吹鼓手。

  让我们来看看法轮功媒体在此事件前后做了些什么吧。

  1、煽动民族仇恨和对立

  境内外三股势力挑起“7.5”事件的借口是“6.26”事件――6月26日广东省韶关市一家玩具厂部分新疆籍员工与该厂其他员工发生冲突,数百人参与斗殴,致120人受伤,其中新疆籍员工89人,两名新疆籍员工经抢救无效死亡。而这起典型的社会治安案件,成为别有用心者大肆炒作、恶意攻击中国政府的“话题”。对内地治安问题、群体性矛盾“嗅觉”敏感的法轮功媒体自然也不会“缺席”:当时,大纪元除了在“及时报道”“韶关事件”外,还刻意在标题中将韶关事件称为“汉族维族工人械斗”(6月28日)、“汉维群殴”(7月2日),别有用心地将普通治安案件描绘成“民族仇恨”,同时大纪元还散播谣言,谎称事件中有“18新疆人亡”(7月2日),到了7月3日,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中还专门开设了“从广东汉维冲突看中国的民族问题”的专题讨论,在这一节目中,主持人及所谓“嘉宾”横河,继续就所谓韶关“民族械斗”说事,挑拨民族关系,大肆攻击中国的民族宗教政策。在节目中,主持人露骨地煽动说:“在新疆及其他少数民族聚集的地方,甚至已经发生针对汉人的骚乱事件。那么更大规模的民族冲突,如果处理不当就会一触即发。”7月4日,大纪元进一步就7月3日有“维吾尔社区人士”到多伦多中国领事馆前就“韶关事件”的“抗议活动”进行炒作。说在中国,维族人“长期受种族歧视”,并爆料在“韶关事件”中有26名维族人死亡。

  “7.5”事件发生后,法轮功媒体再次“翻炒”“韶关事件”。在有关报道中,都要刻意“回顾”“重温”一下所谓“新闻背景”“韶关事件”的所谓“真相”,并且用词更加危言耸听。如,在7月6日的报道中,将“韶关事件”称为“一场种族屠杀”、“种族清洗事件”,进一步煽动民族仇恨和对立。

  2、颠倒黑白,混淆是非

  “7.5”事件发生后,法轮功“媒体”开始了追踪报道,但是,其报道的内容却完全是颠倒黑白,混淆是非:

  把“7.5”事件说成是“中共当局对维吾尔人抗议的血腥镇压”;

  对暴徒多处打砸抢烧、杀害无辜群众的令人发指的暴行,不但视而不见,还说成是“和平抗议”;

  “绘声绘色”地渲染“中共开枪镇压”的恐怖:“被枪伤以及暴力殴打的人惨叫声不绝。街上枪声不断,军人把尸体往军车上抬然后运走”;

  把官方在事态平息后加紧追捕犯罪分子,坚决、果断处置犯罪分子新的暴力破坏活动的举措,无中生有地诬为“禁止维吾尔人出门”、“见维族人就抓”,继续煽风点火。

  更可笑的是,面对媒体报道中呈现的那一幅幅血淋淋的画面,法轮功媒体自知没法回避,万般无奈,干脆耍起无赖,竟然大言不惭地称“新华网新疆事件报导图片造假”(7月6日),煞有介事地解读新华社有关图片报道,令人匪夷所思地声称张张“造假”,妄图以此掩盖暴徒的残忍罪行。

  3、为虎作伥、充当“世维会”发言人

  据报道,以民族分裂分子热比娅为首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是此次“7.5”事件的幕后黑手,这是一场“有预谋、有组织的暴力犯罪”。然而,事件发生后,法轮功媒体甘愿充当“世维会”的发言人,从7月6日起,便不断转载报道“世维会”的各种辩解、造谣和诬蔑,为这一暴行的幕后黑手提供传播谎言的平台,如:新华社曾报道“韶关事件”当事人,当时正在广东韶关粤北人民医院里接受治疗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赴粤务工人员阿提古丽·吐尔迪,表示坚决“不允许别人打着我们的名号搞破坏”。“世维会”则诬称“中共通过恐吓她在新疆老家的家人,胁迫她违背自己的良心而在中共的媒体上谴责那些走上乌鲁木齐街头抗议的维吾尔人”,妄图再一次借“韶关事件”挑起事端,并为“世维会”掩盖罪责,对此,大纪元则及时予以报道传播,并特意配以“中共镇压维族,媒体敌对宣传激化矛盾”的煽动性标题予以渲染。7月7日,“世维会”为在全球挑起新的针对中国政府的事端展开了又一轮煽动教唆,而大纪元继续“紧密配合”,起劲地为其炒作宣传,竭力传播。

  4、引为同类,把热比娅包装成反华明星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新疆“7.5”事件后,热比娅在法轮功媒体上俨然成了热点人物、反华明星。8月初热比娅跑到澳大利亚参加墨尔本国际电影节“反映其生平”的记录片《爱的十个条件》的首映,在事后接受的“大纪元专访”中,热比娅一面矢口否认其是新疆事件的策划者,一面倒打一耙,反咬中国政府才是“大搞民族分裂”。大纪元记者则有意将这位分裂分子描写成一个慈祥的老人:“称年轻人‘娃娃’——不仅是自己的亲生骨肉,还包括千千万万个维族青年。”——这是7月5日以来,媒体(如果“大纪元”还能算“媒体”的话)对热比娅最长的一次专访,其实就是法轮功为热比娅提供了一次公开扯谎的大好机会;9月初,法轮功媒体又重点报道了热比娅在布鲁塞尔欧洲议会进行有关“新疆问题”听证的活动和言论,竭力将其描绘成一位奔走于“国际社会”“反抗中共”的“英雄”。而法轮功的“热心”换来了热比娅的投桃报李:8月28日热比娅在美国华府观看“神韵”后,接受大纪元访问,对神韵大加吹捧,对法轮功亦表示赞赏和支持。

  与此同时,法轮功媒体成了各路反华势力和人物互相支持、一致“骂共”的“论坛”。大纪元刊载苏晓康的文章,称中国政府在新疆事件中“只能到境外去找罪魁祸首”,为热比娅开脱罪责。文中还惺惺相惜的把热比娅称为“流亡维族人热比娅老奶奶”;大纪元还连续刊发魏京生的文章《谁是幕后的黑手》、《乌鲁木齐血案绝非热比娅领导的世界维吾尔人大会所策划》等文章,为热比娅辩解、并煽动民族仇恨、攻击中国政府。上述这些在“纪元评论”栏目中出现的有关新疆事件的“评论文章”,其观点与热比娅、世维会保持高度一致。

  这一次,境外“三股势力”一手制造了“7.5”打砸抢烧事件,于此同时,境外法轮功组织开动其媒体,积极呼应,连篇鼓噪。他们颠倒黑白,他们大肆破坏民族团结,煽动民族仇恨,攻击中国政府,为三股势力摇旗呐喊。回顾去年3月西藏事件时法轮功媒体的类似表现,可以看到,每逢此类事件,法轮功必会粉墨登场,上窜下跳,起劲地在反华舞台上扮演舆论打手和帮凶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