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反邪教论坛 反邪教论坛

且看李大师修改“论语”用意何在

今年5月24日,李洪志对作为邪教“法轮功”经典的《转法轮》的全书概论“论语”进行了改头换面的大修改。按照他本人的说法,之所以修改‘论语’,是因为“这个‘论语’当时写的时候是为了叫那些不知道什么是法的人明白法,起点不高,而且用科学证实法的意识比较强。这个法这么大,他是未来的一切,把科学摆的太高了、太大了,所以我就一直想修改他。”事实果真如此吗,李洪志此番修改“论语”的用意何在?

一、 “新论语”新在哪里

  与“旧论语”相比,李洪志此次修改的论语,在三个方面体现出了“新”。

  一是彻底地抛弃“佛法”,唯我独尊。1994年,出道不久的李洪志还有些许的“谦逊”,他明白拉大旗作虎皮的道理,于是“自觉”地把“法轮大法”归入“佛法”之列,并自称是佛法八万四千修炼法门中的一门。“旧论语”发表20年后,“法轮功”已经发展演变成为在国内影响最大的邪教和反动政治组织,得到了西方反华反共势力的支持。逃到美国的李洪志自恃有西方反华反共势力撑腰,完全撕下了谦逊的伪装,他在“新论语”中把所谓的“佛法”一脚踢开,通篇将近900字的“新论语”再也找不到“佛法”二字。李洪志大言不惭的讲:“大法是创世主的智慧。”他不再拐弯抹角,而是直言不讳地告诉信徒们“我就是创世主”,而“大法”呢,“他是开天辟地、造化宇宙的根本,内涵洪微至极,在不同的天体层次中有不同的展现。”“是未来的一切”。

  二是明示弟子们只要修炼就一定能成神。修得“圆满”,成“佛道神”一直是李洪志用以诱惑和控制弟子,任其摆布的重要手段。但在以往的经文、讲法,特别是“旧论语”中李大师都讲得比较隐晦,原因是“大师”一再告诫弟子们要“去执着”,不能有“执着心”。而在“新论语”中,李大师不再欲说还休,也不再让弟子们“悟”。他直接了当的告诉弟子们:“天体、宇宙、生命、万事万物是宇宙大法开创的,生命背离他就是真正的败坏;世人能够符合他就是真正的好人,同时会带来善报、福寿;作为修炼人,同化他你就是个得道者——神。”“谆谆教诲”弟子们要“去执着”的李大师已经直接用成神这个最大的执着来诱惑信徒了。

  三是鼓吹所谓的另外空间,玩弄“神秘化”把戏。另外空间是李洪志欺骗信徒的又一“法宝”。当李洪志的一个谎言被揭穿以后,他就会抛出另外空间做挡箭牌,以化解信任危机。在新“论语”中,李洪志进一步通过所谓的另外空间,把“法轮功”引向神秘主义。他说:“对不同层次粒子本体上的生命来说,大于这一层的粒子就是他们天空中的星球,层层如此。对宇宙各层生命来说无穷无尽。”“修炼中也会使道德品质提高,在分辨出真正的善与恶、好与坏、走出人类层次的同时,才会看到、才会接触到真实的宇宙及不同层次不同空间的生命。”大谈特谈所谓的“另外空间”,玩弄神秘主义的鬼把戏,归根到底是要混乱信徒们的思维,只能按照李洪志设计好的修炼道路往下走。

二、 李洪志为何选择此时修改“论语”

  一是在信徒中强化“有神论”思想,巩固李洪志的地位。为了愚弄和控制信徒,李洪志极力把自己塑造成“神”,以“宇宙主佛”自居。他通过宣扬有神论,否定现代科学改变信徒们的世界观,以达到让信徒们在他面前俯首帖耳的目的。在“新论语”中李洪志继续鼓吹“有神论”那套陈词滥调,并以“创世主”自居,俨然成了西方人心目中至高无上的上帝。在不断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同时,李洪志不忘贬损和诋毁现代科学,他摇唇鼓舌,说什么“人类的探索宇宙、生命方式再发达,也只是在洞见低层宇宙中人类所存在的空间局部。”其用意不言自明,就是要信徒们放弃既有的生活经验、思维方式和处世态度,建立“有神论”的世界观,从而对他这位“宇宙主佛”顶礼膜拜。

  二是激发起信徒们“圆满成神”的欲望,诱骗弟子死心塌地为他卖命。在“新论语”中,李洪志再次把成神这个话题抛给了弟子。字里行间,透露出只要信了他李洪志,只要修炼了“法轮功”就能当神,要什么有什么的信息,仿佛“圆满”那一天已经不远了。这对于痴迷“法轮功”的人来讲是非常有诱惑力的。激发信徒们“圆满成神”的欲望,无非是玩封官许愿那套鬼把戏,让弟子们看到希望,觉得跟着李大师前途光明,从而给国内那些依然顽固坚持“法轮功”的信徒加油打气。

  三是用宣扬神秘主义思想化解信徒们的质疑。“法轮功”传出至今已经23年了,那些“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和“常人”一样面对生老病死和生活中的各种意外,而李大师的各种预言和承诺又一次次落空,这让弟子们充满了疑惑。为了化解信任危机,李大师在“新论语”中旧瓶装新酒,进一步抛出了他的“另外空间说”。“另外空间”是李大师用以抵挡所有质疑的挡箭牌。只要是无法解释的事情,都推给谁也没有见到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另外空间。弟子们被他忽悠得一愣一愣的,还真以为在常人的空间一个样,在另外空间又一个样。

三、 李洪志修改论语的用意何在

  据此,我们不难发现,李洪志选择在此时对“论语”进行彻底修改,实在是情非得已,是为形势所迫。我国依法取缔和处理“法轮功”16年来,大量原“法轮功”信徒在政策感召和教育转化下摆脱了李洪志的精神桎梏。而李洪志所谓“圆满”的谎言一次又一次落空,让现在还在坚持的信徒也开始产生了质疑。国际上,反对邪教的正义呼声也是此起彼伏。“法轮功”邪教已经是四面楚歌、日薄西山。李洪志深知一旦失去在国内捣乱闹事的能量,“法轮功”组织也就失去了在西方反华反共势力主子面前存在的价值。为了挽救即将土崩瓦解的邪教大厦,李洪志只能孤注一掷,通过对“论语”的修改,进一步把自己吹嘘成能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决定人类命运的造物主,并以圆满成神为诱饵,在信徒面前进一步抬高自己的身价,驱使信徒们继续为他充当对抗科学、对抗法律、对抗政府的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