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反邪教论坛 反邪教论坛

重阳团圆人不圆 修炼法轮阴阳相隔难续缘

“最美莫过夕阳红,温馨又从容,夕阳是晚开的花朵,夕阳是陈年的酒……。”每当听到这首歌曲我就老泪纵横,想念我那相濡以沫40多年的老伴,因为她修炼法轮功,害的我们阴阳相隔。一年一度的重阳节就要到了,在这个传统节日里,别人家欢声笑语亲人团聚,一家人共享天伦,而我孤单一人伤心不已:“法轮功真是害人不浅啊!”

 

  我叫刘旭栋,今年75岁,家住徐州市鼓楼区下淀路33#,原是一名退休教师。我老伴李爱华是粮食局退休职工,儿子、儿媳都在同一个外企工作,收入颇为丰厚,孙女已上幼儿园了,一家人过得其乐融融。然而,好景不长,一场突发的事故改变了一家人的生活。2001年7月5日,儿子全家三口自驾外出游玩,遭遇车祸全部丧生。我们老两口承受不了老年丧子的打击,天就像塌下来一样,从此一蹶不振,郁郁寡欢,沉浸在无限悲痛之中。

 

  2002年春节后的一天,我老伴原单位退休同事张燕(化名)来看望她,老伴和她聊着聊着说到伤心处就流出了眼泪。张燕告诉她只要修炼法轮功就能改变眼前的一切,还送了一本《转法轮》让她天天看,天天炼习。老伴如获至宝,一有空就看。张燕还不时带她去外地传福音。

 

  她整天加班加点捧着《转法轮》在那背啊记啊,非常用功,早晚都和她的那些同修们去公园练功点集体练功,一有时间就在家打坐、盘腿,家中被她搞得乱七八糟的,仅有的一点自由空间都被她占了。从此家务活她也顾不上干了,家中的大事小事她也不管了,还花掉不少积蓄买回一堆“法轮功”书籍、磁带、光盘以及一些坐垫、挂件、李洪志画像等物品。我说她,经常反被她骂,说我是“常人”、是魔,还告诫我:不懂大法、不要乱说话!她多次让我也修炼法轮大法,说练了“法轮功”后,师父会在肚子里给你安一个法轮渡你,不会生病,还能越来越年轻。我不理会她,任由她唠叨。

 

  后来我请邻居、亲朋好友都来劝她与“法轮功”邪教一刀两断,但是她不听劝阻。还是和她的几个同修们偷偷地学法练功,还说要按照师父的要求,继续“弘法”、“去执着”,以实现“走向圆满”。她梦想着有一天修成“正果”,实现“飞升”到达“另一层空间”。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成仙成佛”愿望就越强烈,她经常说的话都是“法轮功”那些“大法语言”,我感觉她已经痴迷“法轮功”很深以至于不能自拔。我和女儿、女婿都多次反复耐心地劝她说:“不要再相信李洪志的那些鬼话了,他要是‘宇宙间最大的佛’,有拯救地球和人类的本事,他还跑到美国去吗?听说好多大法弟子甚至是‘法轮功’高层骨干都死了,你还能指望靠练功就可以成仙成佛?”。我们还请了心理医生给她进行心理疏导矫正,社区的热心志愿者也主动帮助做她的思想开导工作,我们想了很多办法想让他从痴迷“法轮功”中解脱出来,但是效果还是不理想。

 

  为了能让她少参与“法轮功”的一些活动,摆脱“法轮功”的精神控制,我们还想了一些办法:

 

  2003年5月,我为了让她有事干,特地开了一个卖食品烟酒的小卖店,让她帮忙经营,谁知她经常给别人拿东西不要钱,宣称自己是在“消业”、“做好人”,还经常悄悄地向顾客中一些熟人宣扬法轮大法,没办法,后来只好关掉小卖店。

 

  2003年10月,为了断绝她与别的“法轮功”人员往来,我们把市内的房子租出去,到偏僻一点九里天齐村租了一处房子住。我想带她去爬爬山锻炼身体,减少在家练功,谁知她一会说要往山下跳、一会又要往水里跳,还说她可以“飞升”了。她说师父法力无边,一定能渡她到达“另一层空间”。我拿她也没办法!

 

  2004年春节刚过,他就天天闹着要回市区住,想找她的同修们商量如何实现“圆满”,话里意思还是有自杀倾向,我们也只是注意看着她,防止发生意外。没想到在2004年6月2日夜里,她在天齐村家中卫生间里服药身亡!

 

  老伴就这样走了,她原本是个性格开朗勤劳善良的人,年青时在单位还是先进工作者,就是因为沾上了“法轮功”,害得她刚过62岁就地离开了人世、离开了我们这个家庭,留给我们无尽的悲伤!我现在虽过古稀之年,但已经加入社区反邪志愿者行列,在我有生之年把我的遭遇讲出来,告诫那些还在受李洪志蒙蔽的人们,回头是岸,早日回归社会,过上幸福家庭生活!